輕鬆神遊,指尖美景。

安縵首家城市度假村,是不負期待還是徒有虛名?


璞緹客精品酒店安縵(A)酒店集團無疑是當今世界度假酒店領域的行業標杆,安縵的創始人 A Z 曾說:「我們做的不是酒店,而是品牌。我們很小,與眾不同。安縵酒店響應當代生活方式,提供一種無盡的生活享受。」安縵酒店的出現,甚至還催生了一個名為「安縵痴」(A J)的群...

- 2018年4月17日06時01分
- 璞緹客精品酒店

璞緹客精品酒店

安縵(Aman)酒店集團無疑是當今世界度假酒店領域的行業標杆,安縵的創始人 Adrian Zecha 曾說:「我們做的不是酒店,而是品牌。我們很小,與眾不同。安縵酒店響應當代生活方式,提供一種無盡的生活享受。」

安縵酒店的出現,甚至還催生了一個名為「安縵痴」(Aman Junkie)的群體。他們每次度假,思考的不是去到這裡該入住哪家酒店,而是為了住安縵,我該去哪裡?就像積點一樣,住遍所有的安縵,成為他們的最大心愿。那麼讓「安縵痴」如痴如狂地追尋安縵的足跡,到底是怎樣的安縵精神吸引著他們。

首先,無論安縵去到哪,總是特別關注「在地文化」。比如北京頤和安縵選址在頤和園內,帶你體會皇室度假的絕妙感受,同時也帶你逛胡同吃烤鴨,體會地道老北京人的市井生活之樂。

其次,安縵酒店始終推行的員工和顧客 5:1 比例和貼心服務,讓每一個客人都受到無微不至的關注,但又不會被過分打擾。

更為重要的是,與大多數奢華酒店不同,內斂與含蓄是安縵不變的主題。對於能持續打卡安縵酒店的客人來說,「低調奢華」已然是他們的日常,而安縵只不過是更貼近他們的日常而已。

如今,安縵在全球已經有 31 家酒店,東京安縵是安縵集團的第 27 家酒店。安縵每一次官宣新酒店開幕,總是受到「安縵痴」的熱烈追捧,但當時東京要開安縵的消息一放出,卻有不少「安縵痴」猶豫了

安縵為什麼要開城市酒店?品牌成立多年來,總是在或小眾、或私密的度假地建立度假村,如今為何要開進摩天大樓,入駐鋼筋水泥的都市森林?

然而,安縵從來沒有自我定義過:我對城市度假毫無興趣。東京安縵的開業正是品牌的一大創舉,也是一個新的里程碑。在安縵已經做得如此成功之時,集團還勇於冒險挑戰城市度假的新領域,是值得鼓勵的。

如果東京安縵做得好,大家會說:安縵,理應如此!如果東京安縵做得不好,大家又會說:安縵,冒進了!這就是做為酒店業「資優生」的壓力。帶著對東京安縵的嚮往和好奇,上個月我入住了東京安縵。

日本人的家屋

屋子、緣側、花園

東京安縵位於銀座大手町區,一開業就備受矚目的當屬它的酒店大堂了。酒店大堂中心挑高近 30 米,宏偉且極富建築特色地呈現了日式紙燈籠的內部構造,長 40 米,寬 11 米,雖然之前曾多次在網上看到大堂的這一設計,但唯有身臨其境才能感受。

該燈籠型結構由層層相疊的紋理和紙經由日式木框延伸,由大樓中心貫穿所有六個層面。在白天,它使得陽光四散開來照亮前台;而在夜晚,它通過一系列和諧設計的光影場景延續獨具一格的氛圍。

要知道在寸土寸金的銀座,各寫字樓的電梯都恨不得越低越好,而安縵卻如此大手筆地營造日式美學標榜的空間感,再一次證明了安縵積極「融入當地」的品牌精神。

在「燈籠」之下的是度假村的內部花園,集中展示極富創意又傳承日本文化的精緻花道——一種利用枝葉和鮮花的精心編排以呈現與自然融合的嚴謹藝術形式。該花道置於平靜水面之上,並搭配兩座極富禪意的岩石花園,主要由采自日本北部的園石組成,設計簡潔、沉靜心緒,讓人將思維從日常煩擾中抽離,在寧靜思考中體悟自然。

整個內部花園被一圈走廊所環繞,在日本傳統庭院中,花園和起居區域之間都有這樣一段木製空間,稱為Engawa(緣側)。「緣側」可以說是貫穿整個東京安縵酒店設計的重要元素!

日本的傳統民居,往往有三部分構成:屋子、緣側、花園。花園的景觀會四時更新,春天種櫻,夏天種花,秋日晾柿,冬日賞雪。而緣側是家人們溝通情感的重要地點,大家會在這裡聊天、觀景,有點「看庭前花開花落」的意境。

花園有了,緣側有了,屋子的設計更是妙不可言。東京安縵大堂的「緣側」環繞的分別是餐廳、酒吧、雪茄室、圖書館,其中餐廳和酒吧之間還有巨大的木質門做為隔斷,就像是日本傳統的家屋一般,把普通日本人的家屋搬到這城市高空,讓所有外來客也能感受到日式美學的精華,這就是已經六度為安縵操刀的著名建築設計師

KerryHill 的功力!

除了空間感,光影的變化也是締造日式美學的「重中之重」。KerryHill 運用經典日式材料如樟木、和紙及山石,融入現代科技,通過各種各樣的織品和材質打造出不可思議的明暗互動,讓東京安縵的大堂設計成為整個集團的代表作之一。而且在東京安縵開業一年之後,還曾有人看到過 KerryHill

回到這裡,像普通客人一樣入住,可見其對自己的這份作品應該是相當滿意。

高空之上的

純正日式風呂

東京安縵設有客房及套房,共 84 間,每一間皆可俯瞰東京城景。豪華房正對皇宮花園,面積達71平方米,是東京最大的入門級房間;高級房有著寬闊的門廳和敞亮的浴室,可眺望日本最高建築——東京晴空塔。

141 平方米起的套房特色則在於寬敞的開放式起居室及廚房。全景套房可從大樓拐角處俯瞰恢宏城市全景,而面積最大的 157 平方米的安縵套房更不乏寬闊空間及無敵美景。

東京安縵的「友好」在於,無論你定的是最基礎的房型還是大套房,都可以體會到「安縵式度假」。所有房型的設計都大致相同,一樣的床品和備品,一樣的裝飾畫和細節設計,唯一不同的就是套房增加了會客區和廚房。

而在客房設計上,東京安縵依然延續了「緣側」這一設計概念。緣側就是巨大的落地窗前的暗色系沙發,客人們可以像在家屋的緣側一樣,在這裡聊天、賞景。此時的花園,便是窗前的皇宮花園;此時的屋子,就是客房的起居空間。

值得一提的是每間房間都設有風呂,風呂旁還配有木質的舀水瓢和放入風呂中的香木片,簡直和入住道地的日式溫泉旅館並無二致。

東京城內

最美味的義大利菜

眾所周知,東京的米其林星級餐廳數量多過世界上任何城市,在東京有超過 2 萬家餐廳正在經營著。東京的酒店要想「把客人留下來吃飯」,沒有一定的水準是不行的。

東京安縵的餐廳跟大堂同一樓層,主要料理的是義大利菜,由廚師 EIJI OHATA 主理。餐廳主廚並非是歐洲人,而是日本人,他在義大利威尼斯曾工作過十餘年,回到日本,做出了更符合東方人口味的義大利菜。

EIJI OHATA 融合了各家之所長,比如意餐注重食材的原味,日餐注重食材的季節性,與此同時加入了分子料理的技法,讓一道道菜都色香味俱全,也讓人充滿了品嘗菜品的期待感。

餐廳內還有一座寬敞的玻璃酒窖,精心挑選並收藏包括一位日本清酒大師在內的、來自全球傑出酒莊的佳釀共計 1200 多瓶。

早餐也是在這個餐廳享用的,巨大的落地窗勾勒出皇宮的美景,天氣好的話還可以遠眺富士山。早餐不是自助的,但菜單上的選擇非常豐富,有洋式和和式可供選擇。既然來到日本了,當然要選擇和式定食早餐!看滿滿一桌一次呈上,有點不知道要從哪裡下筷了~~

城市度假必備

偏居一隅做SPA

安縵的SPA也相當出名,東京安縵水療擁有八個理療室,其中一個理療室還有日式湯泉池,比客房內的要大出很多。使用的所有產品都是國際知名品牌,也有安縵自己生產的水療產品。

跟大多數城市酒店的SPA中心不同的是,東京安縵主張讓你「全身心地慢下來」,技師並不會催促你換衣服,你預約時間的前後都會保留大量時段,你大可磨磨蹭蹭地泡個腳,喝個茶,不僅讓身體放鬆,更要讓心靈放鬆。

除了SPA中心,你還可以去裝備最新器械的健身中心、瑜伽館、普拉提會所做做運動,或是去游泳池游泳。這個天幕泳池的景觀絕佳,一度被日本各大雜誌評為「東京最美泳池」,也是東京城內為數不多的恆溫泳池。

第二家城市度假村

紐約安縵

與其說東京安縵是城市酒店,我更願意說它是城市度假村,因為它真的讓我體會到了城市度假的愉快。隨便哪個周五晚上,2 小時的航程,你就可以飛去東京,住進這世間最美好的度假村。10 月 27 日,安縵集團官宣了紐約安縵即將在 2020 年揭幕,這是安縵的第二家城市酒店,即將入駐五光十色的大紐約!

紐約安縵地處第五大道與 57 街交匯處,這一次「安縵痴」們將俯瞰紐約城景和著名的中央公園美景。紐約安縵也將會有一間義大利餐廳 Arva 餐廳,可能是由於第一家城市度假村開在了日本,延續日式美學,紐約安縵還設有一間經營和食料理的 Nama

餐廳。更設有符合當地特色的地下爵士酒吧,俯瞰中央公園的全景花園露台。

不同以往的是,安縵將推出首批都市可售住宅。盤踞大廈之上的專屬社區由20套安縵公寓業主組成。業主可無限制入住安縵旗下每間酒店,並享受安縵俱樂部的各項體驗活動。位於建築頂層的是一座獨一無二、占據五層的公寓,公寓室內室外均配有游泳池,更設有煥活穹頂,堪稱是一座選址無與倫比的至臻居所。

如同這張俯視圖帶給我的震撼一般,

讓我們於城市之心,品安縵哲學。

"the heart of the city, the soul of Aman"

- E N D -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