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神遊,指尖美景。

來澳洲淘金的中國人:三年只賺三塊大洋,路上就病死一半人


行走在陌路移民,從古至今都是熱門話題,雖然中國生活條件越來越好,但依舊有人選擇去其他國家過不同的生活。作為人口大國,中國外移民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世紀,但那個年代的移民卻以生命的代價在「賭」,要麼出人頭地,要麼客死他鄉澳大利亞墨爾本的弗林德斯街,年時當地...

- 2018年3月08日06時01分
- 行走在陌路

行走在陌路

移民,從古至今都是熱門話題,雖然中國生活條件越來越好,但依舊有人選擇去其他國家過不同的生活。作為人口大國,中國外移民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7世紀,但那個年代的移民卻以生命的代價在「賭」,要麼出人頭地,要麼客死他鄉

澳大利亞墨爾本的弗林德斯街,1998年時當地政府將舊海關大樓改建為記錄澳大利亞移民歷史的移民博物館,內藏有近百個國家的270個族裔記錄,成為全球僅有的、從文藝復興時期至今都有完整記載的外來文化博物館。

博物館正廳有面記事表,以十年一個單位記錄了澳大利亞從16世紀開始的移民史。第一個在澳大利亞約克角登陸的荷蘭人雖然被土著所殺,但由此引起了荷蘭人「開疆擴土」的興趣。1770年,英國海軍在東岸植物灣登陸,並首次插下國旗以國王的名義占有這片土地,並於十年後將植物灣做為英國流放囚犯的殖民地。

1851年時,從美國加州返回的淘金者在澳洲陸續發現金礦,自此拉開了大量移民進入澳洲的序幕。其中就有一部分中國福建與廣東沿海的貧農,為了遠赴澳洲淘金,他們不得不與船運公司簽訂「三年賣身契約」,前仆後繼的以每人3個大洋報酬被送往澳洲,前三年淘金的所有收入都歸船運公司所有。

博物館的長廳內有艘當年專門用來運輸中國淘金勞工的模型船,船艙內部都是格子劃出來的床位,150年前的那些礦工以三五人一個單位,分時間在一個床位休息。幾個月都見不到陽光,吃喝拉撒都在船艙內部,導致近半勞工未踏上澳洲土地,卻因污濁的空氣與細菌感染而死,甚至有無法忍受暈船症狀的人選擇自殺。

中國華人被公認為吃苦耐勞的性格,卻在數十年後引發了一場災難。廉價又能產出大量財富的華人導致歐美白人失去優勢,當地政府出台了「白澳移民政策」,設置了語言聽寫、學歷等等條件,將大量夢想衣錦還鄉的華人礦工驅逐。並於二戰後引入大量無家可歸的歐洲人,而歐洲移民的標準卻非常簡單:只要是無犯罪記錄的白人,通過體檢就可移民澳大利亞。

被國際社會譴責多了,澳洲政府不得不在1972年廢除「白澳政策」重新出台《反歧視法》。博物館有個房間專門擺放了1972年後移民到澳洲的移民原國護照,搖身一變成為「全球最公平的地方」。

博物館進門時可以下載一個APP,然後通過APP語言翻譯後查看並尋找想看的國家移民展館。中國展區的展櫃甚至有清朝時期的算盤、瓷器以及書籍首飾等等,其中還有一個在船上出生的女嬰故事,簡直可以說一部「移民辛酸史」。

除了展櫃內的實物展覽,博物館還引進了3D模擬與影像結合的方式,將這些移民如何在澳洲生存並紮根於此的經歷,用熒幕與圖片展示出來。有正能量的艱苦奮鬥史,也有令人陰鬱的心酸者

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廣東梅州家庭,11人歷經千辛萬苦抵達澳洲,卻在之後的9年內相繼死去

博物館後院有棵許願樹,據說來源於日本習俗,但也允許其他遊客索要紙條寫下祝福語,並懸掛在許願樹上。來自黎巴嫩的這位留學生說道:我祖父也是當年的淘金者之一,我們已經找不到關於他的任何信息,甚至不知道他的遺骸在哪裡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