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神遊,指尖美景。

印度瓦拉納西 讓你一下子了解恆河邊上的生死日常


國家地理中文網夜幕下的恆河撰文、攝影:渡邊城瓦拉納西,舊稱貝拿勒斯,更早前也叫迦屍。這座位於恆河中游的印度城市有著三千多年的歷史,自建城起,人類活動便未曾在此中斷,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通往河壇區的大路它在印度教徒心中是極為神聖的所在。虔誠的印度教徒一輩子...

- 2018年3月08日00時27分
- 國家地理中文網

國家地理中文網

夜幕下的恆河

撰文、攝影:渡邊城

瓦拉納西,舊稱貝拿勒斯,更早前也叫迦屍。這座位於恆河中游的印度城市有著三千多年的歷史,自建城起,人類活動便未曾在此中斷,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

通往河壇區的大路

它在印度教徒心中是極為神聖的所在。虔誠的印度教徒一輩子至少都會去一次瓦拉納西。

夜裡巷道中間的法事,祭壇用磚頭臨時搭起,第二天路過時便已經拆了

不過神聖是宗教範疇上的,這座荒誕、混亂、骯髒、魔幻的古城並不適合脆弱的異國小心肝。

悠然占道的牛比印度其他城市的都要來得多

禁忌在這裡被打破,現代文明的各種規則也在此失效。不要嘗試用平時的標準來要求它,它絕不會為遷就過客而改變。在這裡,你要麼順從,要麼離開。

破曉前的瓦拉納西

抵達瓦拉納西已是夜裡十點,但街市的嘈雜度並不遜於白日。大路上機動車、人力車與各種動物無序交匯並紛紛發出自己的生活意見,不見停歇。

一枚溫和朝日出現在天際處,此時的恆河有種絲綢般的質感

拐進迷宮似的巷道,在忽明忽滅的燈光下,避開攔路的神牛,躲開野狗、垃圾與排泄物,走向瓦拉納西的河壇區域。河壇區與大路實隔不遠,但儼然是另一番世界。

河邊沐浴晨光的老人

凌晨雇了個船夫,到恆河上等待日出。天色蒙蒙的,泛舟恆河上,只聽見船櫓吱呀,有種不敢用言語打破的寂靜。

晨沐後的男子,紅白相間的台階在河壇區隨處可見

老城的建築都集中在恆河西岸,東岸則是塊不毛之地。之所以不在東岸興土木,據說是為了讓更多的陽光照到西岸,同時也讓信徒在沐浴時能看到初升的太陽。

在河壇上晾曬床單的男孩

西岸臨河處有整片的入水石階,自南向北延續了四公里,分為八十多個河壇,各有自己的名字與功能,瓦拉納西的平凡日常便是在這些河壇上展開的。

老人用雙腳將船緩緩地推出,開始一天的行船

早上出來打掃河壇的保潔阿姨

在小車上打盹的男人

做法事的僧人

賣瑪薩拉茶的小鋪,瑪薩拉茶為香料奶茶,在印度十分常見

以牛糞做為燃料準備燒水,在右邊男性腿邊的是個手搖鼓風機

河壇邊上晨浴的人們慢慢多了起來。他們相信在恆河之水能洗去現世的罪孽,讓靈魂得以凈化。儘管恆河的污染是事實存在,但在信仰的包裹下,干一碗恆河水又算什麼。

Kedar河壇

河壇上經常能看商販售賣塑料瓶桶,方便外地信徒來此沐浴後汲些水帶回去,這對於無法親自到來的人來說,那便是最貴重的禮物了。

Darbhanga河壇,那醒目的古堡曾是皇室居所,如今是家偽裝得很好的酒店

岸邊的恆河母神廟

達薩斯瓦梅朵河壇(Dasawamadh Ghat),瓦拉納西最古老也最熱鬧的河壇

入夜後,多個河壇都會有夜祭活動,為的是感謝恆河母神及濕婆所給予的恩惠。其中辦得最大的屬達薩斯瓦梅朵河壇(Dasawamadh Ghat)。據說夜祭已在此持續了千年,不曾有一天中斷過。

儀式開始前,人們高舉雙手向恆河母神及濕婆致敬

隨著白天的熱氣慢慢消散,人們或走路或坐船從四面八方往此匯集,等待這古老祭祀儀式的開始。恆河夜祭儀式將持續一小時左右,由七位婆羅門祭司主持。

祭司們吹起螺號,夜祭正式開始

螺號聲響起後,祭司們變換著使用香壇、羽扇、油燈、拂塵等法器,在樂聲中,對著四個方向舞蹈與吟唱,節奏舒緩,直讓人沉醉,不知今夕何夕。

焚香搖鈴

煙霧呈帶狀隨風飄動,空氣中滿是檀香的味道

祭司們按順時針方向揮舞七層油燈

夜祭尾聲,觀眾們都舉起手,掌心朝上,以承接神的恩澤

夜祭後,河壇區的人流便越來越少。再晚點,便只剩三三兩兩納涼的人,以及想在夜裡稱霸的狗。而這時,遠處燒屍台依然火光明滅,似乎又有一個頭顱被敲碎。

死亡是瓦拉納西的一個標籤。相傳若能在此往生,火化,讓骨灰入河,即可擺脫輪迴。為此,這裡有著來自各地想將最後的一口氣留在這座聖城的信徒。有的是在彌留之際才匆忙被家屬帶過來,而有的則已在此居住多年,平心等待著那一天。

瓦拉納西有兩個主要的火化河壇,最大的那個叫瑪尼卡尼卡(Manikarnika Ghat),這裡每天都要處理200多位逝者,全天候。

這樣的配置估計只存在於瓦拉納西了,死亡是這裡的日常,一切自然而然。

正在接待顧客的奶昔店老闆

在前往瑪尼卡尼卡河壇的路上,有一家奶昔店頗有名氣。奶昔沒怎麼特別,但在這喝奶昔的體驗,絕對是難以複製的。在這裡,你可以坐在面朝小巷的長板凳上,抿一口水果奶昔,看眼前時不時走過去一個送葬隊伍,然後再淡定的喝下下一個口奶昔,與周邊國際友人人談笑風生之際,又一隊送葬隊伍走了過去。

送葬隊伍會一遍遍念誦著「Ram Nam Satya Hai」(The name of Ram is truth),可以理解為「一切都是幻像,唯神永恆,人體不過是靈魂棲息的皮囊」,以此勸慰家屬不要悲傷,不用難過;同時也作為信號,提醒前方的人們讓出道來。

火化河壇瑪尼卡尼卡(Manikarnika Ghat),岸上嚴禁拍照

跟著隊伍走下去,便到了火化河壇。河壇邊上堆滿了供逝者家屬購買的木頭,木頭分三六九等。一般人用的是芒果木;若用的是白檀木,便是富貴人家。火葬的台階也按印度種姓加以區分,高種姓的位於高處。雖說印度國會已在1948年通過了廢除種姓制度的議案,但這種幾千年在人們心中根深蒂固的東西豈有那麼快消失。

瑪尼卡尼卡河壇邊上的斜廟,由於地基下沉,廟的主殿在豐水期便會被泡在水中

人們會先把逝者抬到恆河中沾一下恆河水,以示這一生的罪惡隨流而去。而後將逝者放到剛搭起的木頭堆上,然後再壓上一層重木,澆完酥油,灑完檀香木屑與香料後,親屬繞火葬堆三圈做最後訣別。然後由長子或最親近的男性家屬取這裡神壇的千年火種點火焚燒。在火葬過程中,還需要用竹竿將沒有燒裂的頭顱砸開,好讓靈魂得以解脫。大約兩個多小時後,火勢消退,接一桶恆河水將其澆滅,餘燼被推入恆河。

幾個孩子模仿著送葬隊伍,扛著木架作擔架,喊著"Ram Nam Satya Hai」走了過去

我站在火化台邊上,靜靜地看著。三米前方,幾個火堆同時在燃燒。其中一個火堆旁,有一老婦人倚欄唱歌,沒有眼淚,但聽著覺得憂傷。那歌聲宛如咒語,讓我懷疑這是不是又是個魔幻的夢。

瓦拉納西

馬克吐溫評價瓦拉納西,「長於歷史,勝於傳統,久於傳說」。而在我看來,這座城市甚至比這些字眼加起來還要古老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