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神遊,指尖美景。

新疆人文地理丨慢行霍城 重新定義一種旅行方式(上)


新疆人文地理福壽山今年是賞紅葉的大年,從現在開始一直持續到十月中旬,層林盡染,色彩華貴。到了福壽山,福壽寺是必去的,渾然天成,壯觀得讓人心生敬意。新疆雖然不乏賞秋景和紅葉的地方,但是相對於其它地方,福壽山的秋景由於福壽寺的人文氣質,讓那整隴整隴的山和樹,多了些...

- 2018年2月13日03時01分
- 新疆人文地理

新疆人文地理

福壽山今年是賞紅葉的大年,從現在開始一直持續到十月中旬,層林盡染,色彩華貴。到了福壽山,福壽寺是必去的,渾然天成,壯觀得讓人心生敬意。

新疆雖然不乏賞秋景和紅葉的地方,但是相對於其它地方,福壽山的秋景由於福壽寺的人文氣質,讓那整隴整隴的山和樹,多了些厚重氣息。

攝影/韓栓柱

福壽山分南門和西門,山上連接南門和西門的5.2 公里木棧道,依山而建,山山有景,景景不同。站在盤山棧道上,「暮靄沉沉楚天闊」的氣勢撲面而來。在木棧道1 314

米處,我用石頭在棧道上擦的數字標記,不知還在不在?

這兩年來,最讓福壽山打開知名度的莫過於,這裡宛若西遊記中的花果山。大西溝內生長各類野果樹約四十萬株,以野蘋果、野酸梅、杏、山楂居多,亞洲獨有的珍稀野生林果櫻桃李就在此處。

十月,正是福壽山碩果纍纍的季節。從福壽山西門服務區進入,在區間車對面的山坡上,沿台階而上,峰迴路轉之後,各種野果樹碩果纍纍,被壓得低低地伏在小山坡上。或黃或淺紅的是野山楂;核桃大小、泛著青色的是野蘋果;圓球形、紅得發紫的是野酸梅。

攝影/韓栓柱

它們長得如此隨意,隨便就能摘上一把。而樹下,茂盛的野草長得近膝蓋深,生長在這裡的牛羊該是多麼幸福!

站在山頂,舉目望去,布滿野果樹的千溝萬壑,在煙雨中透著蒙蒙的青色。假如有酒有肉,我一定會吟「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這樣的詩句,否則怎麼能形容得了此景、此情呢。

不要急著下山,在這飄著甜絲絲的野果味的山裡慢慢地走一走。用手掠過結著穗子的草坡,像羊一樣,佇立在山頭,發個呆,走個神……這裡,是不是你心中的詩和遠方?

站在樹下,沒有風,果子自己在噗噗往地上落。一抬頭,一頭牛站在前方,剛想打個招呼,它跳著逃跑了。

除了漫山的野果子外,從十月中旬開始,當各種野果樹的樹葉依次開始變色的時候,福壽山又變成了流光溢彩的世界。黃紅相間的野果樹,一叢叢點綴在溝壑間,置身於其中,仿佛進入到童話世界,美得讓你不忍離去。

小貼士:慢行的話,建議住在福壽山酒店,設施很不錯,推開窗戶就能看到長著草籽的山坡,安靜、舒坦。飯也很好吃,燜肉、辣子雞、野蘑菇和紅柳烤肉是招牌菜。

惠遠古城之韻

古城,總是有不盡的傳說。

況且它還是一座叫惠遠的古城。

出霍城,向西北方向,約8 公里,便是聞名遐邇的惠遠古城,一個曾經是新疆軍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城市,一個曾經讓林則徐、洪亮吉等政治、文化名人貶謫於此卻又流傳千古的城市。

伊犁將軍府,就坐落在惠遠城中,見證了惠遠城百年的興衰榮辱,也見證著城中今日的繁華。

以歷史為鏡,更能折射出盛世和平的來之不易。

今天的惠遠古城是1882 年重建的惠遠新城,東城門和北城門的軸心線,穿鐘鼓樓而過,衙役、伊犁將軍府、文廟、伊犁邊防使館依次分布在東街的兩側。

我跟著一群來自北京的遊客,聽導遊一路講解著惠遠古城的歷史。走在古樸的方磚上,遊客們看到沿街小商販販賣的瓜果和小花帽很是興奮,相互切磋自己對新疆特色瓜果和美食的美好感受。

而一進入伊犁將軍府,肅靜的氛圍讓隨行的遊客也一下安靜下來,歷史在講解員的口中娓娓道來。門內,歷史在眼前和耳邊瞬變;門外,熱鬧繁華依舊。

在陳列館中,最讓人記憶猶新的莫過於一段復原的惠遠古城城牆,在250 年的歷史中,惠遠古城幾經興廢,如今只留下部分斷壁殘垣,供遊客參觀。

參觀完將軍府,回頭仰望,和新修的莊重恢弘的正門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連接正門的兩段惠遠古城牆,一新一舊,對比現在,幸福生活如此美好。

歷史和現實,在這裡完美的承前啟後。

(未完待續)

作者簡介

朱七七,本名朱燕平,2001年大學畢業於播音主持專業。同班同學中長得漂亮的進電視台了;專業很過硬的進電台了;姿色平平喜歡寫點東西的我走上了「耍筆桿」之路。

在《都市消費晨報》社工作16年,對於記者這個職業始終心懷敬畏。一份工作,有信仰在,才能體會到其中的樂趣;有樂趣在,才能靜下心來,明白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和工作狀態。

帶著熱愛,我在寫作的路上。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