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鬆神遊,指尖美景。

中國目前最成功的特色小鎮,都在浙江?


歸來似少年一名路人從烏鎮西柵景區的一處房屋前經過。特色小鎮是中國城市發展的「正在進行時」。中國城市發展的「過去時」既豐富多彩,又效率驚人:通過高度競賽,解決了高與低的問題;通過行政擴容,解決了大與小的問題;通過拆舊立新,解決了新和舊的問題。回到當下,特色小鎮...

- 2018年1月30日07時27分
- 歸來似少年

歸來似少年

一名路人從烏鎮西柵景區的一處房屋前經過。

特色小鎮是中國城市發展的「正在進行時」。

中國城市發展的「過去時」既豐富多彩,又效率驚人:通過高度競賽,解決了高與低的問題;通過行政擴容,解決了大與小的問題;通過拆舊立新,解決了新和舊的問題。

回到當下,特色小鎮希望解決的是一個新問題:中國城市的品位問題。

不過,當「念鄉鎮」「古韻小鎮」「創意園區」「××小鎮+」這些「千鎮一律」的小鎮名字出現在眼前時,我們很難不對各城市一哄而上建特色小鎮的現狀感到擔憂,至少中國城市為特色小鎮強行玩概念、造名字的能力,在現階段遠超對城市的規劃、培育和創新能力。

單以對特色小鎮解讀的深度而論,浙江是全中國的榜樣。

松陽茶香小鎮

翻看歷史,這情況似曾相識:10年前的2007年,民企扎堆的珠三角專業鎮形成了全國最大的產業集群,佛山、東莞、中山等珠三角城市領銜下的404個建制鎮,構成了珠三角叫板PK長三角的巨型專業矩陣(鎮);而今,浙江的一個個產業不同但都獨具特色的小鎮,扛起了「新時代專業鎮」的大旗。

當珠三角疲於高喊「製造業轉型升級」時,浙江的特色小鎮矩陣(鎮)已經開啟了一個「新專業鎮」的大時代。

點開浙江特色小鎮官網上的「小鎮地圖」,你可以遍覽那些產業不同且風格各異的特色小鎮:杭州主打以智慧、雲棲、雲製造為主的移動網際網路牌,溫州集聚台商、時尚製造甚至森林氧吧等門類,舟山玩起了漁業和禪意的概念,紹興主推最具特色的越城黃酒小鎮。浙江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楊柳勇曾把特色小鎮分為兩類,一類是傳承歷史的,以及浙江其他的絲綢、茶葉、旅遊等特色產業(文化)小鎮,比如紹興的黃酒小鎮;另一類是創新未來的,比如依託網際網路、大數據、雲計算等產業而發展起來的杭州雲棲小鎮、烏鎮網際網路小鎮等。

紹興黃酒小鎮

財經評論員葉檀則認為,浙江匯聚了中國目前最成功的特色小鎮集群,而在這一眾小鎮中,烏鎮是「特色小鎮蛋糕上的紅櫻桃」。她認為這種由行政推動讓渡到市場主宰的發展模式,可以成為國內城市創辦特色小鎮的一個絕佳仿效案例。「烏鎮既是文化運作模式,也是資本運作的成功案例。小鎮里的原住民與遊客,都能在傳統的外觀中,享受到現代化的生活。」

在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首席經濟學家李鐵看來,浙江的特色小鎮經驗為全國特色小鎮的建設指明了一條路:「特色小鎮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其產業完全按照市場規律發展起來,自發形成,並不是由政府推動。」

不過與特色小鎮的「浙江模式」相比,更多城市在建特色小鎮的路上越走越偏。曾有人總結過特色小鎮的五種死法,分別是:沒有策劃、生搬硬套、過度超前、只玩概念和盲目選址。如果用一句話精練概括一下,那就是:在對特色小鎮毫無概念的前提下,很多城市只看見成功小鎮的風光和政策紅利,於是開始在工期上趕進度,在定義上玩概念,等到在城區遠郊圈下某塊地後,腦袋一熱大腿一拍決定:「就是這兒了!」

橫店影視城

就特色小鎮的選址原則,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陸銘曾有過一個通俗易懂的解釋:「就好比開餐館,你如果菜品多,做出的菜味道好,那不管你開的店離城市多遠,總還是會有人光臨的,因為別人願意花費時間成本去品嘗;如果你炒的菜沒什麼特色,你就應該選擇離城市近一點。」

不管怎麼說,建特色小鎮如今已成中國城市發展新趨勢。住建部在去年7月提出,到2020年培育出1000個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閒旅遊、商貿物流、現代製造、教育科技、傳統文化、美麗宜居等特色小鎮。

這麼多的小鎮被建起後,將構成一幅怎樣的城市風景圖?有人曾給已建成的特色小鎮進行了一次盤點: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小鎮賣概念、賣情懷,新中式建築風格小鎮賣茶、瓷器和絲織品;歐式風情小鎮不是扎堆的奢侈品店,就是待建的商品房;文化旅遊小鎮專門開民宿「蒙」外地人,智慧小鎮就是微信可以掃碼付款;與鄉土田園相關的園區「潮」,與歐美名字沾邊的小鎮都很「土」……

建特色小鎮本身是好事,尤其是當「千城一面」的中國城市出現在你眼前時,那些冷不丁帶點特色和耍點個性的地方反而會讓人眼前一亮。

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特色小鎮的建設現狀與初衷之間存在差距,當前的情況值得擔憂。

不應對特色小鎮進行過度解讀,對它在中國經濟體量和城鎮化進程中的作用,我們不能太樂觀。你想想看,比方說一個特色小鎮有5萬人,你哪怕建1000個這樣的小鎮,到頭來能有多少人?我們不能對它盲目樂觀。

中國人有個習慣,總喜歡給人或事貼標籤。「特色小鎮」這個詞,難道就應該成為某種城市化建設的固定模式嗎?當然不是。有些小城市的建設不一定有什麼特色,但只要有相應的生活和居住需求就行。

如果能夠通過搞房地產、建工業園的方式來帶動小鎮的復甦和崛起,又何樂而不為呢?

大城市掌管著重要製造和服務業,絕大多數的小城鎮能提供的是旅遊和休閒服務。這時,這些以刀具、皮具和玻璃製品聞名的小鎮,就可以靜下心來向遊客展示那些有歷史厚重感的物件,講述那些沉澱城鎮情懷的故事。這樣玩才有趣,這才是有趣的小鎮,才是有特色的小鎮。

目前來看,浙江模式是在往國外的這條路上走的,但必須承認的一點是,內地其他城市辦的特色小鎮都還很盲目,都是政策甫一出台便一哄而上,之後要不就是單純依託景點發展旅遊,要不就是一門心思做產業,特色小鎮的品位附加值一直都沒有跟上。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